Mondrian

emmangr:
Kempinski
Hello,Zhihu~

HERE is the New Nokia

前几天放学的时候,我看到米狗君发了两条关于诺基亚被收购的说说。
诺基亚的情况我是了解的,虽然落魄但形势也在好转起来。从很早的时候就能在网络上看到诺基亚被微软收购的各种流言。一次次的预言,一次次的猜测,一次次的落空。就像狼来了的故事,大家已经麻木了,只是当作一句玩笑。随着形势好转,这些传闻也渐渐消失。我也曾不止一次想象诺基亚被微软收购的景象,当然,那都是去年的事了,我不曾想过这个时候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惊愕中,我意识到,我本该有心理准备的。
我对诺基亚的感情并不深,我也并不曾自诩诺粉,更多的时候我是自称软粉的,有时我也说自己是BBer。但是,我还是选择了Lumia925,一款在发布之初就打动我的设备。
说实话,我并没有感到难受或是不悦。相反,起初除了惊我还是有些喜的,因为我以为WP会因此得到更大的发展,事实似乎也的确如此。
我打开贴吧,看到诺记吧已经像炸开了锅一样,微博上也是一样,仿佛一时人人皆诺粉。或许中国人当真是有些诺基亚情节的。我本想参与讨论,但是有些奇怪的东西打乱了我的思绪,我不知道我应该作为一个诺基亚用户感到难受还是应该作为一个WP用户表示期待。虽然它们并不矛盾,但它们又确实无法共存。因为Lumia其实早已和WP融为一体,而诺基亚永远是诺基亚,微软也还是微软。
因为学业,我并没多想。况且事情已经发生,事实无法改变,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去改变,唯有接受现实。
看着诺基亚官博发出官方通告,微博上满满的都是对诺基亚的爱,我也有些宽慰,大家还是爱着诺基亚的。
直到我发现我忘记了一个人,诺基亚现任CEO——埃洛普。我意识到,在这场堪称传奇的收购之后,他很可能会因此成为微软的下任CEO。若是这么一想,他被戏称为木马,确确实实一点错也没有。他或许是这次收购的最大收益者,而他上任来的种种行为也却实充满疑点。
这让我有些不爽。
随着事态的发展,更多更明确的信息被放出。我本以为是微软贴牌诺基亚设计生产,但是我错了,大错特错。诺基亚手机不再存在了,不会再有Nokia的Logo,也不会再有Lumia,而Asha也将逐渐退出舞台。某篇关于芬兰人的看法的软文里(天呐,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正能量文呢,结果字里行间满满的都是恶意),透过说辞,我发现诺基亚设计似乎也将成为历史。设计,这是我的底线。虽然微软的设计非常棒(这也是我喜欢微软的原因),但诺基亚就是诺基亚。
随着总设计离职和Asha设计人员的去留消息,微软的公关微博也开始浮出水面,开始抹黑诺基亚和为埃洛普洗白。阿呆很生气,我也很生气。
种种疑问冒上心头,为什么CEO由来自微软的埃洛普担任,为什么Meego蓄力这么长时间又这么优秀却在推出产品后早早被放弃,为什么迫不及待的宣布塞班的死刑,为什么在明知WP7升级问题上的困难却仍然义无反顾的大量出产WP7设备,为什么Vertu和Jolla都几乎与埃洛普反目,为什么董事会的B计划被否决,为什么董事会的反WP努力毫无结果,为什么在情况好转而谈判毫无进展几近破裂的情况下又非常热情地谋划着如何达成一致,为什么在这个时候
鲍尔默要退休。我希望是我想多了,但从那些内部员工那了解的情况来看,这些都不是巧合。
微软,你都干了些什么!?这是人干的事么?大家都说诺基亚有微软这样的猪队友,其实这都是微软的一盘棋。
你可以说我是错的,我也希望我是错的。但知道真相的,又有几个人呢?
我原来的贴吧尾巴是From Windowsphone Lumia 925 by Nokia.因为我喜欢WP。不过,从今以后都将是From my Nokia Lumia 925. HERE is the New Nokia.
我不喜欢安卓,自此,我也不再对WP有好感,或许,以后我只能用iphone了=_,=
用着一部又爱又恨的电话,真是不容易。

@loft café #afternoon  (在 南禅寺 | Nanchan Temple)
Rainy day ☔

Path: Samsung + Path: Gearing Up

thepersonalnetwork:

Part of our goal in creating the network for your personal life is to make capturing and sharing moments as seamless as possible. We decided to focus on building for mobile specifically because of the platform’s inherent ubiquity—our phone is usually never further than our pocket. This means…

Hey~
嘿嘿,流弊的人类都戴兜帽